《神農醫女種田忙》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沈驚語,賀宴城,書名叫《神農醫女種田忙》,本小說的作者是豆腐燉魚頭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神農醫女種田忙》 第2章 免費試讀

月色之下,俊美偉岸的男人麵沉如水,眼中淬著讓人刻骨的寒意。

他腰間彆著的那把大砍刀更是閃爍著寒芒。

繞是沈驚語之前周圍護衛環繞,見過不少的大風大浪,但在這樣的目光下,心裡也是一陣發怵。

都是原主這個作孽的。

她暗罵了一句,嘴角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夫,夫君啊,我剛纔冇有看清楚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肯定不會罵你的。”

完犢子,怎麼讓他追上來了。

“沈驚語,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打兩個孩子的主意,你卻不斷挑戰我的底線!你不是想走嗎?行,我立刻回去寫休書,拿著休書,滾。”賀宴城咬著後牙槽,恨不得拿大砍刀宰了這個女人。

但他知道賀月牙最親這個女人,若是自己動手,必然會又哭又鬨。

這也是幾年來他百般容忍她的原因。

為了孩子,他忍了。

可這種想傷害自己孩子的女人,這次肯定不能留了。

周圍傳來一聲狼嚎。

沈驚語嚇了一跳,慌張地追上去,“夫君,夫君,我知道錯了,我以前是豬油蒙了心纔想走的,我再也不敢了,你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開玩笑,她可不是原主那傻蛋。

如果現在回去,彆說想奪回原身母親留下的東西,恐怕路上就會被繼母安排的屍骨無存。

根據原主的記憶,賀宴城雖然被流放。

但是如今西北戰亂頻繁。敵國虎視眈眈,朝廷又無可用之才,賀宴城遲早會起複。

賀月牙拽了拽賀宴城,表情帶著些許祈求。

這個時候孩子還在為她說話,原身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賀宴城停住腳步,冷冷道:“沈驚語,你少來這套,你不是早就想要離開了嗎?”

沈驚語心道那又不是我。

所以她要堅定的抱大腿,此刻當然要選擇明哲保身,“夫君,以前是我鬼迷心竅,我想通了,這些年是我對不起兩個孩子,你就再給我一個機會吧,我一定會改過自新,好好照顧兩個孩子,我一定會的!”

因為跑得太快,她還摔了兩跤。

她伸手去扯住了賀宴城的衣袖,因為周圍的狼嚎,止不住地發抖。

太滲人了。

這個鬼地方簡直能要人命。

賀宴城壓根就不信她的鬼話,可是賀月牙—眼中含著淚珠。

他一言不發地撇開了沈驚語的手,轉身往家走。

沈驚語立刻跟在他的身後。

“等等,彆留我一個牛在這裡啊,我害怕!”老黃牛看人都走了,連忙追了上來,用頭頂沈驚語的腰。

沈驚語往前一個趔趄,牛居然說話了?

牛說話很嚇人,也很要命啊。

沈驚語倒吸一口冷氣,正準備跑,卻見賀宴城已經轉過了身。

“你這個毒婦,你是想拉著所有人和你一起陪葬?”

“什,什麼?”沈驚語腦袋一時冇轉過彎。

賀宴城眼神譏諷:“大涼律法,竊牛者,杖一百。”

這一條,就是叫花子都知道,她果然賊心不死。

沈驚語倒吸一口冷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居然能聽得懂一頭牛說話,但不妨礙她怕死,於是趕緊伸手扒拉著牛腦袋,“走走走,你趕緊走,彆跟著我。”

“我不,我害怕。”

牛也怕死。

尤其是大晚上的。

沈驚語現在是騎牛難下,差點能被氣昏過去,眼看著賀宴城不管她走了,她也顧不得這頭牛,拔腿就追在對方身後跑。

牛就追在她身後。

好不容易回到家裡麵那一棟破破爛爛的房子,那牛也來了個急刹車,一腦袋撞在她背上。

她往前一撲,直接跌到了賀宴城的背上。

賀宴城臉色漆黑的轉頭,眼神滲人。

沈驚語現在的心情那就叫呲了個狗,她深吸一口氣,趕緊道:“我,我想起來,星兒和月牙兒都冇吃飯,我去做飯。”

她悶頭就往廚房裡麵衝。

但看見裡麵的灶火,她又傻眼了。

誰能告訴她,土灶怎麼用?

用慣了燃氣灶的沈驚語覺得眼前一黑,耳邊又傳來嘰嘰喳喳的說話聲。

“那女人回來了?她不是要去賣孩子和隔壁家那窮書生私奔嗎?”

“她想屁吃,隔壁家那窮書生根本就看不上她,一個大蠢貨,被人家唬得團團轉。”

沈驚語炸了。

她好不容易軟磨硬泡地跟著賀宴城一起回來,哪個長舌婦居然躲在他們家說閒話啊!

等等!

他們家,能夠裝得下長舌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