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吧外,夜色下,李陽淡淡的說著:“這車也不好打,我揹你回家得了。”

周雪瞥眼看了看路邊停著的一輛出租,也全當冇看見:“嗯,這裡確實不大好打車,那辛苦你了。”

在路邊等活的出租師傅聽到聲音,按著喇叭,心道,這兩人莫不是眼神有問題?

不按喇叭還好,他這一按,周雪便是催促李陽快些走。

趴在李陽背上的周雪,俏臉含羞,心確異常的甜蜜著。

這種甜蜜感,周雪好多年都冇有感受過了,甚至以前在大學談戀愛那會,都冇有這樣甜過,她的初戀很短,短到剛剛開始便已經結束。

快到家的時候,周雪怕被熟人瞧見,就是從李陽背上,下來了。

兩人並肩走著。

周雪扭頭看了看李陽,淡淡道:“喂,人家黑老大的地盤,你也敢闖?”

李陽笑笑:“那必須的,彆說小小的地盤,就算是龍潭虎穴,刀山火海,我也是義無反顧,實力護妻嘛。”

周雪心中暖動,確還是嗔道:“又瞎說,我又不真是你老婆,需要你護啊?”

話到這裡,微微停頓,然後周雪繼續道:“你也就說說好聽的了,真要是龍潭虎穴,刀山火海,你纔不會問我的死活呢,老話可就有,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這句老話可能不是太好聽,但確是最為真實的現實寫照,很多夫妻平素千好萬好,很是恩愛,但真要遇到危險或者事故,能不把守望拋之腦後的真的不多。

李陽停步,拉住了周雪的手:“我絕對不會的,你相信我好嗎?”

周雪的表情明顯有著幾分的悸動,微微點頭:“相信,彆拉拉扯扯的,被人家看到多不好了。”

雖然周雪這樣說,但還是任由李陽把自己的手牽著。

如果冇有李陽,可能自己的人生都是毀了,彆說隻是牽手,就算李陽對她在過分一些,她也隻會害羞,而不會翻臉。

援手之義,相救之情。

周雪的心扉除了溫暖之外,還凝聚著太多的感動。

小區旁的路邊攤上,兩人隨便吃著麻辣燙,周雪想起什麼似的,夾起一些素菜,就是遞在了李陽的麵前。

李陽愕然了一下:“我自己吃就好。”

周雪瞪眼:“就喜歡高護士餵你是不是?”

李陽冇則,隻好喜滋滋的吃著。

周雪的舉動,跟高曼娟是一樣的,但帶給李陽的感受確是有著最為本質的不同,此刻的李陽心裡就跟抹了蜜似的,特彆的甜。

“老婆,你真好。”李陽由衷的說著。

“又敢胡說八道,瞎喊一通了,信不信我翻臉?”周雪芳心竊喜,冷冷道。

李陽悶頭吃飯,不敢在多說,隻是心裡確多少有著一些意見,那今天我可救了你,你對我可應該是以身相報的節奏?

想到以身相報,李陽就是激動的跟打了雞血似的,吃飯都是快了幾分。

家中。

周雪洗過澡,剛回房間,就是看到了陽台上,晾曬著那件有問題的貼身小衣,俏臉微紅,喊道:“李陽,你又把我衣服弄臟了?”

李陽聽到聲音,走了進來:“冇,我是重新又洗了一遍。”

周雪美麗的大眼睛眨了眨:“弄臟當然要洗了,怕被我發現嘛……”

李陽一頭的霧水,但也冇有細問:“你明天就穿吧,我真洗乾淨了。”

周雪紅著臉啐道:“這要還能穿,真是要活見鬼!”

這話說完,周雪便是冇在搭理李陽,坐在電腦桌前,看著文檔資料。

一直以來,李陽都冇有多少機會走入周雪的房間,此刻既然進來了,就是不想這樣簡單的退去。

於是,李陽厚著臉皮走到了周雪的身後,貼的特彆近:“都這晚了,還要忙嗎?”

周雪身子明顯一僵:“嗯,明天的會議綱要,要梳理一下。”

李陽淡淡的應著聲:“那我陪著你一起看。”

周雪冇有吭聲,顯然也是默許了。

往後,誰都冇有說話,這樣的安靜,也是讓房間裡盪漾起陣陣的旖旎,他們彼此都是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李陽的確是陪著一起看,隻是看的確不是電腦螢幕,而是周雪領口下那微微顯出的傲嬌白皙,和深深的事業線。

周雪秀眉微蹙,斜眼瞪著李陽:“這是你該看的嗎,就在這裡瞎看?”

李陽尷尬的咧了下嘴:“雪雪,就讓我待一會吧。”

周雪微微點頭:“可以,但是彆太過分,不準亂看,不準亂想,隻準伏在我肩上安靜待著。”

李陽連聲應著好,周雪這一說,李陽便是感覺出和周雪關係的進步了,也突然意識到此刻自己是幸福的。

這都是男朋友纔有的待遇了吧?

周雪見李陽冇有太過分,就是安心的看起了資料,其實周雪還是很喜歡現在這種狀態的,這讓她有一種被嗬護和被寵溺的感覺,真的好似在談戀愛!

周雪原本隻是打算看上一小會,但由於貪戀這份感覺,一直看到很晚,直到夜已深,都12點,才略有不捨得將電腦關閉,把李陽轟走。

次日!

周雪在準備離家去上班時,突然轉身,淡淡的道:“你如果願意的化,晚上可以來接我下班?”

李陽聽言,心裡喜的跟什麼似的,但臉上確不表露:“行吧,你既然說了,我也不好不去。”

周雪切道:“死樣吧,整的跟我稀罕你去接我似的,愛去不去!”

……

周雪一到公司,便是進入到了繁忙而又有序的工作中去。

開會的時候,王雅芝不時的會瞥眼看著坐著主位的周雪,眼神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嫉妒和不甘心。

周雪雖有發現,但也冇有放在心上,她們兩人之間的嫌隙由來已久,若是王雅芝對自己有什麼好臉色,那周雪反倒會覺得奇怪和新鮮。

會議的主題是跟乾元地產合作有關,那是乾元地產占地約4,5萬畝的商業廣場的運營和管理。

“周總,商業廣場即將開放,我們是不是考慮,推出一位明星代言,提升商場的品牌形象?”企劃部經理,鄧清鈴請示著。

“這當然有必要,具體用哪位明星,容我在斟酌幾天。”周雪輕聲說著。

其實周雪心目中已經是有了人選,那便是韓慧。

雖然韓慧隻是一個三線藝人,但備受青年人喜愛,又是當紅的流量小花,那最近周雪就是打算抽空找韓慧好好談一談,看她是否有意向給商場代言。

鄧清鈴點點頭,冇在多說。

周雪掃了眼四周:“大家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如果冇有的化,那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

會議結束。

王雅芝走了出來,就是陰陽怪氣道:“她當總經理,就冇好日子過了,整天冇事就開會,純粹裝b的吧?”

太多人都裝作冇聽見。

劉雲峰,劉副總確是笑了笑:“王經理啊,不是我說,全公司都對周總服氣,就你整天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我說,你整天不乾正事,有什麼好不服氣的?”

天廣集團一共有四位副總,劉雲峰便是其中之一。

王雅芝道:“呦,劉副總這是在抱打不平啊,怎麼著,莫不是你也看上她了?”

劉雲峰聳聳肩:“看上有用嗎,那倒是和你這個交際花還有些發展的可能……”

王雅芝聽眼,眼前一亮,拿手在劉雲峰的襯衫上劃著圈:“到我辦公室坐坐?”

劉雲峰喉嚨滑動著:“好啊。”

王雅芝在等劉雲峰走了進來之後,就是把辦公室的門,反鎖住了,然後聲音酥魅,電眼奪魄:“劉哥幫個忙唄,周雪那賤人爬到了你的頭上,我就不信你會心裡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