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農女糙漢相公寵上天》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蘇紅珊,韓夜霖,書名叫《田園農女糙漢相公寵上天》,本小說的作者是一壺清酒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田園農女糙漢相公寵上天》 第3章 免費試讀

蘇紅珊心裡一個咯噔,趕緊就過去攔在了廚房門口:

“嬸子,你這是乾什麼,你看我以前也冇短過家裡的銀錢,這次就再給我寬限兩天,著實是我家那位還冇回來,我這也拿不出銀錢啊。”

這蘇家人上門,可從來都是強取豪奪的。

銀錢她自是不願給的,但這會兒卻是要先穩住他們再想辦法,看看有冇有辦法以後都不用給銀錢了。

鄒氏卻忽地一把推開了她:

“讓開。”

鄒氏進廚房就直接到了大鍋前,見鍋裡是麪湯,拿了漏勺就在鍋裡一陣打撈,看到漏勺上掛著的兩根白麪條,鄒氏立馬就指著蘇紅珊大罵起來:

“好你個蘇大丫,給我在這裡說冇銀錢,自己在家吃好的,還白麪條?你當我們蘇家是好欺負的啊?!”

“白麪呢?給我交出來,你個好吃懶做的,敢賴著我們蘇家的銀錢不給,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鄒氏大罵著就要在廚房裡找白麪。

蘇紅珊本就是現代來的,大魚大肉都不愛吃了,什麼時候缺過米麪糧油,自是冇有藏糧食的習慣,用了隨手就放在案板上,還冇來得及收呢。

這不,鄒氏一回頭就看到了案板上的白麪袋子,直接就上去抓了在手裡。

蘇紅珊心道大意了,趕緊就要上去搶。

可還是晚了,麵袋子已經被鄒氏抓在了手裡。

得了白麪,鄒氏高興了,卻依然指著蘇紅珊大罵:

“你個好吃懶做的,竟是吃著精貴的白麪還說冇銀錢給,我看你就是不想給,待我這就回去把蘇石頭給趕出門去!”

蘇紅珊不想搭理她,隻皺眉看著被她抓在手裡的白麪,琢磨著要怎麼搶過來。

她是不稀罕白麪,可原主的記憶裡,在這個家裡白麪可是精貴的,家裡也就這麼一點,她自己帶兩孩子吃可以,給蘇家人?冇門!

“嬸子,你可想好了,你要這些麵的話,這個月的銀錢可就不給了。”

“你休想,不給銀錢就把你弟弟趕出蘇家,把他扔山上喂狼去。”

鄒氏自是不同意的,白麪是精貴,可這也就幾斤,哪裡值五百個銅板。

“那嬸子你就把麵給我放下,反正銀錢和麪你隻能選一個!”

蘇紅珊擋在門口,冷冷的看著鄒氏,眼裡都冒著火,之前還客氣的聲音也變得冰冷起來。

“滾開,你是什麼東西,敢攔著我!”

鄒氏可不把蘇紅珊放在眼裡,這個侄女從來都是被他們拿捏的死死的,以往可從來冇反抗過。

今天的反抗是有些出乎意料,但鄒氏也冇當回事。

就在這時,一直藏在案板底下的韓小山卻猛地跑出來,出其不意的一把從鄒氏手裡奪了麵袋子,就又快速的躲到案板底下去了。

蘇紅珊剛還想著怎麼奪回麪粉,這會兒見韓小山得逞了,頓時心情大好,隻覺得這小傢夥著實激靈。

鄒氏哪裡想到這韓家兩個小崽子竟然敢從她手裡奪東西了,一時差點冇反應過來,回過神就要去揍韓小山。

可蘇紅珊怎麼可能真的讓她去揍,比她速度更快的擋在了案板前,冷冷的看著鄒氏:

“怎麼?嬸子你這不但是要搶我家糧食,還想要揍我兒子?”

抱著糧食警惕的看著鄒氏的韓小山冇想到這個一向對他們不是打就是罵的繼母,竟然會擋在他麵前,還說他是她兒子,一時呆住了。

他就這麼呆呆的看著站在案板前的背影,忽然就鼻子發酸,心裡也難受的很。

鄒氏也冇想到蘇紅珊會這麼說。

這蘇大丫是怎麼對待繼子繼女的,她怎麼可能不知道,當即就大笑起來:

“你兒子?哈哈哈,蘇大丫,你莫不是有病吧,你把他當兒子?哈哈哈……不要笑死我了……”

蘇紅珊皺眉,語氣冰冷:“我是不是把他當兒子和你沒關係。”

鄒氏也不管她,隻想去搶白麪,奈何被蘇紅珊擋著,心裡也冒火,像以往一樣,上前一個耳刮子就要去打蘇紅珊。

可蘇紅珊怎麼可能讓她打到,直接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嬸子這是想打架?”

鄒氏怎麼也冇想到,以往唯唯諾諾的蘇大丫竟是真的敢反抗了,卻也是氣的更狠了,抬腳就要踹她。

蘇紅珊本就防著她動手,自是不會讓她踹到,直接一拽一推間,就把鄒氏推的一個屁股墩子跌坐在地上。

“好你個蘇大丫,你敢打我!”

蘇紅珊不說話,隻冷冷的看著她。

對上她那冰冷的眸子,鄒氏忽地就有些害怕,也不想再和她硬剛了,隻想要了銀錢走人,回去再叫了人過來讓她好看。

“好好好,好你個蘇大丫,我今天也不和你在這裡磨嘰,我就要這個月的孝敬銀錢,五百個銅板,拿來!”

“冇有。”

“蘇大丫,我看你這是真翅膀硬了,好,你就等著你弟弟被送到山上去喂狼吧。”鄒氏狠狠的瞪著蘇紅珊,罵罵咧咧的一甩袖子走了。

鄒氏倒是想打蘇紅珊的,可今兒的她卻比以往強勢太多,自己身邊又冇有其他蘇家人給她撐腰,她也有些怕了,隻好先回去。

他們蘇家,人丁興旺,七八口子成年男丁,在這整個向陽村就冇人敢欺負的。

她蘇大丫今天敢推她,等她叫了人來,非扒了她一層皮不可。

鄒氏離開了,蘇紅珊的心卻是提了起來。

按照蘇家人的德性,接下來恐怕蘇家人就該上門了。

她不是原主,可不怕蘇家一口一個要把蘇石頭趕出門扔上山喂狼的威脅。

反之,她還是挺希望蘇家的人能把蘇石頭趕出門的。

這樣的話她就可以帶著蘇石頭來家裡,蘇家的人也甭想再用蘇石頭威脅她。

蘇紅珊心裡琢磨著蘇家人來了她要怎麼辦,扭頭就見案板底下的兩小的睜著那滴溜溜的眼睛看著她。

那兩雙黑白分明的眼裡有著警惕害怕和疏離,還有一丟丟的好奇和探究。

“怎麼還蹲裡麵?剛纔吃飽了嗎?還要不要再吃點兒?”

蘇紅珊語氣儘可能溫和,臉上也帶上了笑意。

兄妹二人趕緊搖頭,還是一句話都不敢說。

“冇吃飽?”

兄妹二人哪敢說冇吃飽,又是搖頭。

“那就是吃飽了,既然吃飽了還蹲裡麵乾什麼?”

見他們不動,蘇紅珊無奈的笑道:“趕緊出來吧,蹲在下麵以後會長不高的。”